熊孩子这事和遗传估计没啥关系,所以请大家不要自责,因为这是一件让全世界人都头疼的事,包括维纳斯:



Jean-Marc Nattier, Venus Chastising Cupid, 1717

在罗马神话中,爱神丘比特是爱与美之神维纳斯的儿子。丘比特往往被塑造为手拿弓箭、背部长有一对翅膀的调皮小男孩。他的金箭射入人心会产生爱情,他的铅箭射入人心会产生憎恶。但他经常无目的地瞎射,再加上他是罗马神话中最著名的熊孩子之一,于是,在传统的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常常利用维纳斯暴揍丘比特的故事来表达这一项传统。
维纳斯作为众神中最美的女神,往往得到各路神仙垂涎,但好在罗马神话不是中国菩萨,法力无边的同时又臭毛病一堆:于是维纳斯作为真正意义上的最美的女神,在艺术史上除了被揭露偷腥时被丈夫捉奸在床,就是面目狰狞地花式暴打孩子的时候了。

Punished Cupid

Punished Cupid



而在17、18世纪的时候,为了维护维纳斯柔美的形象,画作中的她往往是用玫瑰或树枝来抽打丘比特。



Benigno Bossi, Venus Spanking Cupid, 1770s-1780s



Venus Punishing Profane Love, from the Lascivie, Agostino Carracci



Venus Punishing Profane Love, from the Lascivie, Agostino Carracci



Venus Chastising Cupid, Jan van Bijlert ,1628

这些油画作品的共同点在于,打孩子那天狂风大作,冷风吹起了维纳斯的薄纱不断狂舞,为了抓住观者的情绪,维纳斯挥舞树枝抽打丘比特的动作总是停留在那个蓄势待发的最高点,把这种紧张感卡在喉咙眼,来描述这个故事。
在人物的塑造上,还记得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吗?我们已经看不到昔日女神维纳斯脸上那副羞涩甜美的笑容了。而在《维纳斯的诞生》中,维纳斯从海中升起,全裸的她脸神羞涩地用双手捂着胸脯迎接这个世界。而在维纳斯打孩子系列中,维纳斯或耿直赤忱地全裸出镜,或打得半边衣襟敞开,袒胸露乳都不顾了,活活一个被孩子气上头来就不顾形象的婚后妇女姿态。
而对于塑造丘比特上,画家们往往喜欢再添加几个孩童来用作对比:他们要不在一边哭要不就被凶狠的维纳斯吓得直逃,而丘比特的身体则被画家描绘地更白一些——甚至被画家加了更多的青色和绿色,以让丘比特肤色的这种白更贴近死尸的颜色。相比其他尽管害怕,但肤色依然自然鲜嫩的小天使,丘比特的肤色则更容易让人感受到它的瑟瑟发抖、浑身冰冷之感。

维纳斯的诞生,波提切利

维纳斯的诞生,波提切利



当然了,身为熊孩子,除了妈妈爱打他,丘比特的爸爸战神阿瑞斯也经常打他。为了体现出战胜男性的阳刚气态,画家给了他鞭子来代替维纳斯手中的玫瑰:



Venus is bound to a tree and Cupid is punished , MInerva



Bartolomeo Manfredi, Mars Chastising Cupid, ca. 1605-1610

其实孩子调皮很正常,但是丘比特后来犯了一个让维纳斯忍无可忍的错误:他爱上了一个女人,还是一个把维纳斯美貌的风头抢走的女人!
这个叫普赛克的女人是一个国家的公主,对她的美貌嫉妒得不行的维纳斯命令丘比特用金箭射中她,使她爱上世界上最丑的怪物。而当丘比特偷偷飞进房间准备射普赛克时,却被普赛克的美貌吸引,让他一下子慌了神,不小心用手里的金箭划伤了自己,让自己爱上了普赛克。
维纳斯知道以后大发雷霆,把丘比特关了禁闭。于是,数月过去,在此期间没有生物——人类或动物——再相爱、结婚、或交配,地球开始渐渐变老。这影响到了维纳斯,因为不再有人为了丘比特的行为而歌颂她了。终于,她答应满足丘比特的愿望,允许他与普塞克在一起。
西风之神将普塞克带到一个美丽的山谷中的宏伟宫殿里,宫殿中有隐形的仆人照顾她至黑夜。夜晚的黑暗中,丘比特每晚都会和她睡觉,但不让她开灯,因为他不希望在时机未成熟之时让她知道自己是谁。
因为普赛克十分想念山下的亲人,丘比特允许她让西风之神把两位姐姐请到他们住的宫殿来做客,但普塞克的两位姐姐十分嫉妒普塞克能够拥有如此美丽的宫殿,于是故意说普赛克的丈夫其实是一条凶猛的大蛇,怂恿普赛克半夜用油灯照亮她神秘的丈夫的脸庞。夜晚,普塞克用灯照亮自己丈夫的面容,她认出自己的丈夫竟是爱神丘比特。她不小心被丘比特身旁的金箭划伤了手指,从而也爱上了眼前的丈夫,轻轻的吻了他。她手一抖,不小心滴了一滴滚烫的灯油到丘比特肩膀上,丘比特惊醒,看到普塞克后发觉了发生了什么。他悲痛地说了句“爱情是不能与怀疑共存的”便飞离。伴随着他的消失,华丽的宫殿也消失了。普塞克悲痛万分的跪坐在地上,无比心痛。
为了把离开的丈夫追回来,普赛克不得不依照婆婆维纳斯的指令完成了各式各样刁钻困难的任务。最后,维纳斯被普赛克真诚的爱感动,让她和丘比特有情人终成眷属了。不过,最后她迫使普赛克保证不回到人间,这样凡人会忘记普赛克,依旧敬仰维纳斯的美貌。

阴险狡诈如维纳斯,惩罚孩子也是一套一套的:

没收玩具



Statuette of Aphrodite and Eros on a Base, Greek, Egypt,200-1 B.C.



Venus Disarming Cupid




“去墙角罚站”

Venus and Cupid

Venus and Cupid





“别和我说话你不是我生的”





Work Interrupted by Cupid, William Bouguereau
 
到了19世纪以后,画家们抒发情感再也不用寄托于神话圣经或者王权贵族了,大家开始随心所欲地画各种各样惩罚孩子的题材,如果有人整理出来,那就是一本《如何惩罚你的孩子图文一百则》:

交给老师教训:



Spare the Rod and Spoil theChild,1552



A Schoolmaster punishing one ofhis Pupils, Jan Steen



De Gestrafte Leerling,Flemish
 
揪耳朵:



School Days, Tim Cockburn
 
当众羞辱:



Lacht ihn brav aus,1803, Johann Ferdinand



The Dunce, John Masey Wright
 
罚站:



The Penitent Schoolboy Painting,Jean Beraud

 
Hide and seek,Pierre Edouard Frere,1863
 
罚抄:



Ernst Würtenberger

几百年过去了,家长们惩罚孩子的方法似乎还是老一套,一代又一代地把这个技能和习俗传递了下去。
不过,维纳斯打屁股这件事,到了法国洛可可时期,突然又变了味。

Venus Spanking Cupid,Hans Zatz

Venus Spanking Cupid,Hans Zatz



这幅维纳斯打孩子图,看上去画面上的两个人都极其高兴和热切,两人周围的花篮里盛满鲜花,气氛浪漫热烈,实在是不像家暴场面。
其一是因为贵妇们想找画家作画,为了体现自己的美貌与富贵,把自己带入成维纳斯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于是,画家们开始把贵妇们的脸嫁接到拿着树枝抽打自家小孩的维纳斯身上。
另一方面,也源于洛可可时期的法国情欲骄纵,爱侣之间越来越多的新玩法也开始上演了,而打屁屁就是其中一个乐趣。



Drawing Cassanova, Auguste Learoux



Matching Set, Jindra Noewi




最后,奉上德国画家马克思恩斯特的以圣母玛利亚打耶稣为题材的《圣母打圣婴》。别看那些姑娘们都温柔可爱的,她们打起孩子来可真的能勾起你的童年阴影啊。



The Virgin Spanking the Christ Child before Three Witnesses: Andre Breton, Paul Eluard, and the Painter,Artist: Max Ernst,1926

Powered by Meixaiqu.Com 豫ICP备10211533号